【刀女審】《夢迴刀亂》02紛亂的開端

【寫在前面】

*創作女審神者注意

*CP:鶴丸國永 x 女審神者 ← 山姥切國廣

*私設多,有現世與本丸兩條時間線



        審神者懸於空中的手比劃著。



        集合在本丸辦公間外的刀劍男士等待著命令。本丸內的四名打刀都在走廊待命,短刀們則靠著室內拉門、張大眼睛盯著審神者正在『展現靈力』。



        「第一部隊出陣——配置:山姥切國廣、鳴狐、宗三左文字、歌仙兼定、小夜左文字、藥研藤四郎。」

        「第二部隊遠征——配置:五虎退、今劍。」

        「在本丸待命:亂藤四郎、厚藤四郎。」



        「麻煩你了,山姥切。」審神者將從空中落下的指令書傳給部隊長的山姥切,「就跟之前一樣,要是輕傷,我會下指令回來。短刀回來一次就輪替,不必過度出陣。」



        山姥切恭敬地接下捲軸,轉過去跟同為審神者刀劍的同僚將指令交代。

        「一直出陣都沒時間作和歌了……」雖然審神者從未在他們疲累時還要他們出陣,但對歌仙這愛好創作的人來說,靈感是需要附庸風雅的環境與足夠時間醞釀的。

        「我們似乎是固定班底了。」宗三笑著看了一眼歌仙,吁嘆了口氣,倒也沒有埋怨的意思。

        「鳴狐說他覺得作戰是職責所在——」代替發言的小狐狸如往常這麼說。



        沒有被派遣出陣的短刀們圍了過來,但審神者要他們等一會,她起身走到第一部隊成員身邊,「這次雖然是新的地域,但依你們的實力應該沒有任何問題。」審神者已在上個區域將主力部隊的等級鍛練到一定程度,隊伍的平均實力已接近新戰場建議的『等級』。



        主力部隊的成員並不懷疑審神者的話,因為他們的主上確實總是把情況掌握得很好。只是審神者幾乎不讓隊伍中有太多短刀成員——自從第四把打刀歌仙兼定加入之後,短刀就更少有機會出陣,四把打刀根本是常駐狀態。



        身為近侍的山姥切在審神者下指令前曾陪她前往鍛刀房,看到結果的時候她似乎有些驚訝,轉過身跟他說,「接下來會有新的刀種……總之會是強大的戰力。」

       山姥切低頭喃喃說了句,「看來新的刀,比我更能幫主上忙……」自卑的語氣讓審神者附上解釋:只是覺得新戰力可以讓身為打刀的他們更輕鬆一點。



        在本丸門口送走第一部隊跟第二部隊之後,審神者指示亂跟厚把田當番的工作完成,自己則回到辦公間監控出陣的情況,和山姥切確定取得聯繫之後,又開始於空中揮舞著。



        審神者的眼前浮現著跟網頁遊戲一模一樣的介面,她在路線指引時操控點著十二支面骰。



        照這樣走,這次只能走到資源點。也好,第一次探索不走王點也沒關係。

        索敵失敗……那陣形就橫隊陣吧。

        啊、歌仙的輕步兵損壞了一個……等等回來的時候要記得重新調整裝備。



        審神者認真操作著只有她能看見的——『遊戲畫面』。另外她還能在另一個神秘視窗上查閱關於操作教學及攻略——而且是隨時更新流動著的訊息。



        「大將每次施展法術的時候都好專心啊——」抱著菜籃的厚偷偷瞄向本丸內審神者。

        「那厚也你專心一點啦!早點做完的話就可以去找主上玩了呀!」正在拔雜草的亂拉扯了下厚的耳朵讓後者哇哇大叫,「啊啊啊好痛——」



        ***



        苗時在半夜就清醒了,她並沒有睡好。一睜開眼看見還是在現世的房間,她不自覺鬆了一口氣。



        床的另一側有五虎退捱著自己,五隻小老虎不知何時也通通爬上床來窩著——明明睡前她就另外替小老虎準備撲滿軟墊的紙箱了,就在床尾旁邊。苗時房間內的空間還算大,小夜跟厚在她預備的睡袋中安穩睡著。她不想吵醒他們小心翼翼地推開房門,放輕腳步走到客廳門口窺視,歌仙跟宗三各據沙發一角休息,但看來也已熟睡,山姥切則在坐在面對陽台的落地窗前看著天空,由於背對著門口,背影看起來像一座白色尖山。



        也許是來到現世的刀劍男士幾乎和初期成員一樣,方才的淺夢讓苗時夢到了她剛到本丸的生活。



        苗時發覺自己是穿越至『刀劍亂舞』並成為『審神者』,而且可能只是精神上的穿越——根據山姥切所敘述,『審神者』從一開始就是這樣貌。雖然『審神者』的長相身形和真正的她一模一樣,不過她很清楚目前的身軀和她在現實的有所不同。



        當時她跟隨只有她看得見的指引、徹底探索過整個本丸之後,發現『遊戲畫面』在她無意間的隨手一揮,像高科技電影中虛擬實境介面那樣浮在空中,而眼前的指令按鈕以及額外的視窗,一碰觸便有所反應。而身旁的五虎退眼神發亮地看著審神者展現術法般,最後落下一個真正觸摸得到的指令捲軸。



        「主上大人!好、好厲害啊!」五虎退指著卷軸,「這個指令……要找山姥切國廣先生來嗎?」

        「啊,其實我是試著裝……配置兵裝給小退你。」她邊說邊把捲軸遞給五虎退,只見五虎退在還開啟的介面狀態上、飄起了櫻花。苗時想起這表示刀劍男士正處於心情相當高昂的狀態,原來裝備兵裝有這功用嗎?但攻略上沒有這麼寫呀。

        「謝、謝謝主上大人!那個……『小退』是指我對吧……?」

        「抱歉,你不喜歡我這樣叫你嗎?」

        「沒有、沒有!我……很喜歡!」



        五虎退的狀態顯示上櫻花飄得更多了。

        ——這世界的運作也太不可思議了。



        苗時花時間熟悉了所有指令,當中多虧了指引中有個類似瀏覽器的視窗,上面有遊戲教學的流程,甚至有所謂『攻略整理』。觀察了一段時間她才發現資訊是不斷更新的,然而她只能單方面接受資訊觀看而無法發出任何訊息。



         ——無法對外求救……是嗎?



        總而言之把『刀劍亂舞』這個線上遊戲破關看看、說不定就能回去吧?毫無把握的苗時只能這麼打算,雖然在這之前她幾乎沒玩過線上遊戲。



        只是誰能預料攻略之路比想像中漫長?如果要算起她在『刀劍亂舞』渡過的日夜四季,這段歲月長得讓她從夢中回到現實時反而有股失重感。更沒想到醒來後,遊戲中的刀劍男士還活生生地出現在現實。即使她在那個世界早就深深感受過刀劍男士給她的人類情感表現——真實無比。



        「醒了?」山姥切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落地窗前,無聲無息地從視線死角出現。但如同昨天清晨靜坐在房間角落那樣,山姥切總是不帶絲毫嚇人意圖,不會像鶴丸國永那樣需要防範。

        腦中閃過的想法讓苗時突然頓了一會,怎麼會突然想到鶴丸國永呢?

        「嗯……」苗時對山姥切點點頭,「有件事我想確認一下,麻煩你跟我過來。」



        苗時又躡手躡腳地回到了房間一趟,把桌上的筆電抱了出來。然後和山姥切到飯廳桌上打開電腦,打開在某封電子郵件內文的附加連結,她深吸了一口氣,緊張地點了兩下滑鼠。



        填入幸好沒有忘記的登入帳號及密碼,首頁畫面一出來,苗時觀察著山姥切反應和四周有無變化。



        『哈哈哈、甚好甚好。刀劍亂舞,開始吧!』聲音雖然調小了,但兩人還是很清楚的聽到了——

        「這是、三日月的聲音?」山姥切原本專注的神情略顯驚恐。除了第一次聽到三日月宗近說出『刀劍亂舞』這四個字,語氣跟口頭禪都跟他認識的三日月如出一徹。



        苗時沒有說話,繼續點選畫面,同時她也很緊張:讓遊戲畫面直接展示給刀劍男士會有什麼後果、又或者什麼效應?畢竟難以解釋的事情太多了。本來她想自己獨自查看,心中卻湧起不安——要是一步弄錯會不會不小心傷害他們。



        ——你們對這個世界而言,只是遊戲裡面的角色;即使在那裡是真實的,卻無法保證一切都是真的。



        苗時回到現世後就一直考慮著——她所在的現世對刀劍男士們太過殘酷。正因為曾經一起生活過,曾經作為那裡的人活著,她才無法否定他們的真實存在。



        「山姥切,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在原來的世界看你們是別的形式嗎?」

        山姥切頷首,他曾經思考過這件事。當審神者告知其實她「來自別的世界」時,他就理解最初見到審神者時那飄忽而遙遠的靈魂的原因。雖然他那時更多的想法是「她究竟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就是。



        熟悉的本丸景象映在薄薄的筆電螢幕上,是審神者經常坐的位置的視角,正面對日式庭園的景致,作為近侍的刀劍男士偶爾會坐在審神者的旁側等待指令。畫面邊框圍著一些山姥切看不懂的數字還有格子,但格子上的指令卻熟悉不已。



        「……原來這就是妳看見的世界?」山姥切盯著那像畫一樣的平面。明明是很難馬上接受的事情,卻又因為是她早向他提過的事情而接受了,他了解主上不是會說謊的人。

        「可以這麼說吧……沒想到實際上還有別的地方。」



        然而——畫面正中央應該要站著近侍的地方,空無一人。



        「這是……」雖然苗時實際在電腦前操作遊戲的經驗只有『昨天晚上』,但至少對遊戲畫面的印象不會錯。她點選『結成』確認,目前擁有的刀劍們還在,然而部分的刀劍頭像標誌卻消失了、只剩下名字和數值資料。

        「是因為本體刀沒有過來的緣故嗎?」苗時推測著,當時知道刀劍男士的本體刀沒有過來時還真的鬆一口氣。

        「排了鶴丸近侍……?」苗時完全想不起來是什麼原因,思考著是否因為正在攻略哪個時代,「但我放單騎到底是?」第一部隊除了鶴丸之外一個人也沒排入,一般而言她不會這麼做。山姥切在一旁悄悄觀察著苗時,但她的反應相當平淡。



        她快速對照了一下,山姥切、五虎退、宗三、小夜、厚、亂、歌仙的頭像確實都消失了。「咦……大俱利的頭像呢?」如果大俱利也過來了,但今天毫無他的情報——表示他還在外流浪中,跟失蹤的亂一樣。

        許多功能雖然能查看,操作上卻無法調整刀劍男士到部隊之中;無法鍛刀或是製作刀裝;也無法點選出陣。苗時想到第三四部隊正出門遠征,卻在本丸畫面中發現時間倒數停止了。

        「這樣一來遠征隊伍不就無法回來?」苗時感到相當錯愕。

        「本丸在我來的時候就這樣了。」山姥切解釋,雖然這當中有許多複雜的原因。苗時猜想是因為現在的突發狀況,也就沒有問詳細。



        「是說……鶴丸既然是近侍,卻沒有在畫面中,是跟我回來有關係嗎?」因為苗時像在自言自語,山姥切也就沒有正面回應。



        ——畢竟鶴丸國永不會在這個房間才對。




        ***



        隔天早上,雖然很擔心行蹤不明的亂還有大俱利,但身為大學生的苗時仍然有課,慶幸的是今天是週五,她的課到下午兩點,之後就有整個週末來整理整起事件。



        由於短刀們被留下來看家,苗時考慮到昨天的情況,決定把宗三還有歌仙也留在家。宗三表示自己無所謂後就跑去叫還在賴床的厚跟五虎退起床,歌仙則被交代了用昨天剩下的食材做些簡單的午餐。

        「昨天教過電磁爐的用法了,還記得嗎?」本來在本丸就會輪值料理當番的歌仙昨晚被苗時首要列為廚房人員了。原本他還挺高興的,卻發現如此一來就要擔上留守照顧短刀的責任,無法出外探索更多地方找尋靈感的歌仙皺起了眉頭,「非得照顧短刀啊……」

        苗時看得出歌仙不太情願,這時站在苗時旁的小夜拉了拉歌仙的衣袖,「歌仙不必準備吃的給我,但其他人還是要麻煩你跟宗三哥。」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小夜……」歌仙面對小夜說這種話也就不再露出不甘願的表情,「主上就請放心出門吧。」



        山姥切沈默地和留守組打刀點點頭,就跟隨著苗時出門了。

        「山姥切其實相當高興吧。」歌仙一邊打蛋一邊看著離開廚房的背影,「主上幾乎沒有猶豫就選擇帶他出門。」

        「主上說了是因為服裝唷……別想太多,歌仙殿,你什麼時候也長谷部一樣在意這個了。」宗三笑著看著激起些微忌妒的歌仙,「不過主上真的相當信任山姥切呢。」



        「那個、昨天不是說好不要再披外罩了?」走到玄關時苗時看向山姥切,手插著腰,「你昨天也發現這裝束在這裡更引人注目吧?」

        山姥切雖然明白苗時所說的,仍下意識抗拒地抓緊自己的布衫,內心掙扎一會後才解開脖子前的綁繩,白布自頂上離開,整張臉毫無遮掩,他顯出一臉不安。

        「唔,不然這個先給你。」靈機一動的苗時從玄關的牆掛上取下一頂鴨舌帽,稍微調整一下帽圍便替山姥切戴上,「其實蠻好看的。」凝視眼前戴著帽子的男子,苗時輕輕地笑出聲。

        「……不要說我好看。」山姥切別過臉,也低下頭。

        「我知道,但這是真心話喔。」苗時沒有察覺到山姥切帽簷下的神情,只對自己的替代方案感到滿意,「出門吧,快遲到了。」



        他的主上剛才露出讓人相當動搖的笑容。到底有多久沒有被她這樣單獨注視著了呢?雖然不曾被冷落過,但她也漸漸因為情感分歧而不曾有跨越那條線的跡象,他跟她關係似乎已經停在那裡了。山姥切將帽簷下按,收斂因為動搖而泛紅的表情。



        山姥切知道他的任務只有帶她回到本丸而已,除此之外就沒有了。




        ***



        過了中午總算上完這星期的課,苗時帶山姥切離開了校園。接著他們繞去了厚提供說和亂分散地的附近找人,那裡有條通往郊區住宅區的路,雖然相當荒涼,但擔心人會往那裡去也就前去搜索了一番,走了一段路後附近有座小公園,苗時他們正想打算休息一會,才坐下就被草叢冒出的身影嚇一跳。



        「主上!你有看到兼⋯⋯啊不是,找到您了!主上,還有兄弟!」仍改不了口癖的堀川國廣立刻走近,「主上您沒事!真是太好了!」堀川上下掃視苗時像在檢查什麼,才看到後方的山姥切暗示般的搖著頭。

        「連堀川也過來了⋯⋯」苗時沒預料到還有其他刀劍男士過來,覺得事情好像變得更複雜了——早知道今天早上應該抽空查看一下遊戲,「不過還好遇到你了,跟我們一起找亂跟大俱利吧。」

        「大俱利先生的話,他在那裡喔!」堀川指著樹陰下幾乎快跟大樹融為一景的大俱利伽羅,眼神看起來相當疲倦,「我過來的時候看到快要餓暈的大俱利先生。他好像一直在這裡。」




        苗時見狀趕忙跑過去,堀川表示他早上已經替大俱利補充水分,正想要想辦法去弄點食物、就遇上了苗時他們。

        大俱利看著圍過來的三個人,總是嚷著「我一個人就好」的大俱利卻對眼前的三個人擠出了「肚子餓了⋯⋯」這番示弱的話。拿出包包裡多買的兩個御飯糰還有水給他們,但堀川表說自己還不餓,便全部讓給了大俱利。



       苗時最擔心的就是這種情況:流落在街頭的刀劍男士恍然無助。畢竟這裡不是他們熟悉的那個世界,周遭的人可能還會懷疑他們是什麼可疑人物,或是被誘騙去做些什麼⋯⋯        

      「得趕緊找到小亂才行⋯⋯」



       根據寡言大俱利的線索中,他一直待在原地,然而並沒有看到亂藤四郎經過,於是他們往回走,回到了附近的商店街。大俱利難得乖乖地跟上了眾人腳步——雖然不跟著他也沒有地方去。商店街因接近週末傍晚而熱鬧起來,苗時除了順便買點因為人口增必須加購的晚餐食材,內心也擔心失蹤的亂;擔心各種發生像大俱利那種情況的刀劍男士。或許得時時檢查遊戲中是否有消失並來到現世的刀劍。



        「今日特價——池上屋的特製醃菜!」

        「⋯⋯要買要快。」

        「有精神一點啦!安定。要是賣不完那個人不給我們工錢怎麼辦?我們還要去找主上耶!」

       「他敢的話就讓他人頭落地。」說這話的人似乎隱含著相當大的怨恨。



       他們才轉進商店街一個小巷子,眼前就出現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畫面。

       「清光跟⋯⋯安定?」苗時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很明顯正在打工的兩位來自新選組的刀劍男士,由於是在傳統醃菜店前,穿著平服一點都不違和。

      「——主上!」加州清光手上的籃子幾乎是丟下地奔過去抱住苗時,「找到主上了!安定!」

        雖然並不討厭也很習慣清光的撒嬌行為,但大概是太久沒有被身高跟自己差不多的人撲抱,苗時一瞬間僵在原地。

       「噢,那真是太好了,可以不用再做這種蠢事了吧。」大和守安定把扶著的立架放到牆邊,「然後快點放開主上啦,笨蛋清光。」





        一頭霧水的醃菜店老闆聽到騷動,從店內跑出來察看,苗時頻頻道歉說安定和清光是她外地的親戚——今天約好要來卻迷路了。醃菜店老闆是相當慈祥的老人,當時在商店街看到閒晃的兩人便詢問他們在做什麼,除了需要午餐之外,還需要盤纏到某個地方,才想讓他們打臨時工。



        「他們說住在薩摩國的一處本丸,我還想著是哪裡⋯⋯」

        「我伯父教育他們對陌生人不能講出實際住址,請您別見怪。」苗時一邊賠罪一邊笑著轉移話題,「總之非常抱歉我的表弟們給您添麻煩了⋯⋯打工的事情真的非常抱歉。」最後在老闆堅持下,還是拿了兩人半日打工的薪水,苗時也順便買些店裡的醃菜回去。




        結束這場風波,苗時領著山姥切等人走了趟商店街,清光跟安定都說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在附近看見亂,「我想亂一個人也不會有問題啦⋯⋯不會有人放他一個人在那裡餓死的,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他確實很可愛⋯⋯」清光噘著嘴說,「大概也會跟我們一樣被問要不要打工吧。」




       ——就是被問打工才是問題所在啊!

       現世社會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方才的醃菜店老闆那樣良善,清光的安慰反而讓苗時更頭痛了。




        由於家裡還有其他人等著,苗時只好先領著新增加的人口回到住處。

        歌仙看到大俱利時有點不太開心,「我一定要做這傢伙的晚膳嗎?」苗時才想到不久前的出陣聽燭台切說他們兩個吵過架,小夜跟燭台切還各自安撫兩方。

        「歌仙先生我也來幫忙吧!」堀川冒出來,接過苗時手上的購物袋往廚房走去。清光跟安定則把大俱利推去客廳,安定隨手抓了一隻在地上跑的小老虎塞到大俱利懷裡,大俱利原本板著的臉好像放鬆了不少。




        解決大家的晚餐後,苗時跟眾刀劍男士便聚集在客廳拼湊整個事件的經過。她攤開一張白紙,拿起奇異筆寫著昨天跟今天的日期,分項寫下在該時間點來到現世的刀劍男士名字。



         『首日:山姥切、五虎退、小夜、宗三、厚、亂(失蹤)、歌仙、大俱利』

         『次日:堀川、清光、安定』



        「似乎都是初期時的刀劍。」堀川在來到本丸後曾經擔任類似管家的職位,「但也有些人沒過來?像是鳴狐先生還有藥研⋯⋯」

         「我記得⋯⋯鳴狐正好遠征去了。」苗時憑著昨天查看遊戲的記憶——鳴狐正好在遠征隊伍中。

        「原來主上知道本丸的時間停止這件事嗎?」堀川接著開口,「主上離開本丸的時候——」

        這時在堀川視線對面的山姥切忽然猛搖頭,眼神中彷彿有著一絲懇求。

      「⋯⋯沒什麼。」接收到某些訊息的堀川決定晚點找兄弟詳談,「當兄弟消失在本丸時,五虎退他們也在我們意料之外的消失,然後是在廚房的歌仙跟在房間的大俱利。今天早上我醒來就在公園了。」

       「雖然不確定有誰會再出現,總之小亂還失蹤⋯⋯明天休假,我們一起去找。」

        雖然苗時擔心到想要徹夜搜索,卻被眾人攔阻,除卻清光那火上加油的安慰,大部分的刀劍男士都認為不需要太擔心亂,「尤其是夜晚,要傷害短刀可是很困難的!大將!」




        ***



        「你為什麼沒有告訴主上呢?因為是鶴丸先生害她受傷?」深夜時,堀川和山姥切站在陽台一起吹著風。

        「主上她⋯⋯可以理解因為她不在本丸、所以我們來找她,但她並不記得本丸遇上襲擊。」當然也就不記得受傷的事。

        「主上她失憶嗎?」那確實有點麻煩。

        「而且不只那晚的事情而已⋯⋯」山姥切握緊拳頭,「她似乎忘記和鶴丸國永的某些事情了,只記得她擁有這把刀。」這是他這兩天的觀察結論。



      「就像是不曾被鶴丸國永影響過什麼的樣子。」



        堀川看出了兄弟的顧慮,畢竟審神者遇襲的時候,她身邊只有鶴丸一個人。因為驚嚇而忘記受傷的事或許不奇怪,但如果連本來就存在的『某件事』都不記得,或許就不是那麼單純。



       「那就先順其自然吧,或許主上會慢慢想起來。」堀川拍了拍山姥切的肩膀。

      




TBC








因為設定的關係這章卡得相當久⋯⋯結果這章還是沒提到鶴丸太多,只有刷鶴丸的存在感(因為都還在講初期的事情)但之後他會出現到很煩的請放心TDT然後山姥切因為是掌握最多事情的人,基本上現世時間線幾乎都是他⋯⋯


序章跟第一章修了描述上代稱少女的部份,覺得一個近20歲的大學生被稱作少女不太適合就改了。她初到本丸時是19歲,之後在本丸渡過了兩三年發生本丸遇襲,現世其實只過了一個晚上這樣。


然後標題好難想(覺得沒梗



评论(4)
热度(2)
© be bra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