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女審】《夢迴刀亂》序章

【寫在前面】

*創作女審神者注意

*CP:鶴丸國永 x 女審神者 ← 山姥切國廣

*私設多,有現世與本丸兩條時間線


 

       「大將的傷口似乎很深……」

       「我去把手入房所有的藥拿來!」

       「大將快要失去意識了!石切丸!」


        一群人在不大的寢間內手忙腳亂的,頭靠在石切丸膝上的少女面無血色,眼神渙散,從肩膀到胸口硬生生的劃開一道傷口,在單薄的寢衣中染上大片觸目驚心的血跡。


       「主上的靈能力正在流失……」石切丸扶著女子的肩膀,憂心忡忡的感應著。

       「——地震?」長谷部從手入房奔來時,本丸深處傳來天搖地動。

       「跟一期一振說千萬別讓其他短刀們過來。」燭台切從長谷部手上接過藥品和包紮繃帶再傳給藥研,儼然忘了對方也是短刀。


        門口邊站著的鶴丸還握著刀,愣愣地看著眼前的景象,他身上滿是血跡。另一邊還未收刀的山姥切則是再次確認地上那堆骸骨已經沒有生靈氣息,表面上看起來很冷靜。


        藥研拉開女子的襦袢查看,除了藥研跟石切丸以外所有人都轉過身迴避,但消毒藥水一沾上傷口,負傷的女子連哀嚎的力氣都沒有就昏過去。


       「大將的外傷很嚴重。但我應該能處理。」藥研眉頭緊皺,正在想辦法止血,拿起繃帶繞上一圈又一圈。

        但石切丸更擔憂的是魂魄去處,女子幾乎都要只剩個空殼,「主上的氣息很微弱,要找到主上的靈魂必須有足夠強大的連結……」

       「鶴丸現在是近侍,或許值得一試?」藥研一邊止血一邊提議。

        鶴丸還未回答,山姥切就搶先開口了,「不,由我去。」他眼神堅定,「正因鶴丸國永是近侍,他才更不能離開本丸。沒有異議吧?鶴丸國永?」

        房內的眾人第一次看到山姥切這麼態度強硬,而鶴丸竟默默承受下來了。

       「……我會守著本丸。」從事發就一直沈默的鶴丸到此時才緩緩啟口。

       

      石切表示山姥切說的有道理,「但山姥切你有什麼辦法嗎?」要說強大連結的話其他部隊長或許可以,但絕對不比近侍大。


        山姥切正座在石切丸面前,「她的真名。」


       在術式牽引下,眾人目睹山姥切消失在本丸,只是同時間,本丸其他房間也傳來一陣驚呼。


TBC



我只是想寫個霸氣的開場(並沒有#

 

終於要開始寫一年前就有構思的正篇,要感謝各路刀女審親友的鼓勵,有了大綱其實就快很多。

基本上是個主線虐但支線有糖的故事,氛圍還算歡樂(?


评论(8)
热度(8)
© be brave / Powered by LOFTER